你就是个loser
首页
青春
恋爱
推理
90年代
惊悚

惊悚

大堡荐当科幻遇上惊悚

编辑:卢本伟2019/01/19 21:17

  威廉姆•霍普•霍奇森(William Hope Hodgson,1877-1918)是一位多产的英国作家,作品题材多以恐怖、奇幻、科幻为主,他的许多小说都把背景设在海上,凭借他自己以前出海的经历,将看似真实的细节加入他的恐怖小说中。而《边界之屋》等小说也包含许多元素。

  火焰熄灭之时,我转身盯着书房仔细端详,没有任何异常。却蓦地感到突如其来的躁动。刚才发生了什么?我双手抓着头努力回想。对了!那片辽阔寂静的平原,还有燃烧着红色火焰的环形太阳。它们在哪儿?我在哪里看见的这些?多久以前看到的?脑袋中一片混乱。我在房间里踱来踱去,步履不稳。记忆似乎消退了,好不容易才想起来见过的景象。

  这本书没有激烈的斗争和多彩世界,没有宏大的千军万马,没有穿着华贵服饰的异族小姐贵妇,甚至没有会说人话的兔子。从第一章到最后一章,都是回忆式的叙述。

  我边吃边环视房间,审视每一个细节,几乎无意识地找寻着,以证明那无形的神秘事物的确发生在了我身上。“肯定,”我暗想,“肯定会有什么——”刹那间,我的视线停留在另一角的时钟上。我停止咀嚼,目不转睛地盯着它。时钟还走着,这是肯定的,它没损坏,时针分针差着些许指向午夜十二点。这个时间我记得很清楚,刚好是我描述的第一个奇特现象出现之时。

  混沌之中只记得自己着,心烦意乱。突然眼前一黑、一阵晕眩,我赶紧抓住桌子稳住身体。保持这个姿势站了好一会儿,才摇摇晃晃虚弱地侧身坐在椅子里。不多久,我感觉好些了,走到放白兰地和饼干的柜子前,倒了一点提神的白兰地,一饮而尽。之后,又抓了一把饼干坐回椅子上狼吞虎咽地吃下。巨大的饥饿感令我有些错愕,感觉好像无数天水米未进了。

  片刻后,我又划着一根火柴,摸索着穿过房间点上蜡烛。但我发现蜡烛并没有燃烧起来,瞬间熄灭了。

  许久过后,恍如隔世。脑海中只剩下在中飘浮的记忆支撑着我。遥遥星群中的一颗星球划破,滑向远方。数不胜数的星星环绕在我的四周、闪烁着璀璨的。之后,似乎又过了几年,我看见了燃烧着巨焰的太阳,其周围隐约可见几处点点星光,那是太阳系的星球。我终于又看到了蔚蓝色的地球,渺小得不可思议。随着我逐渐地靠近,它愈见巨大而清晰。

  眼前只有,但感已经荡然。我正坐着,什么东西可怜巴巴地哀叫着,舔舐着我。我无比困惑,本能地甩开了这东西。脑袋空白茫然,一时间竟然无法动弹无法思考。那东西回到我身边,我虚弱地了声“帕博”。回应我的是充满喜悦的吠声,它又开始拼命地磨蹭、舔舐我。

  霍奇森年轻的时候曾经出海当过水手,多年水手的生活使他成长,他变得更强壮、更有经验。他见过、惊雷闪电、北极光,从鲨鱼口中救下过同伴。他把对自然的复杂情感融入这部作品中,呈现给读者一片无比梦幻飘渺的空间。作者展开无限的想象,人类渺小的灵魂从未与海洋、如此契合过。

  原本平凡无奇的人物只因地点的特别,生活再也无法归复平静。但读着读着,你会发现主角越来越渺小,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过人,了任何人都可能看到的非凡景象,这是这本书恐怖的地方:你在读着一个普通人的回忆,你不知道他将被如何处理,他像一颗尘埃,起风了,他就随着起飞,运气好的话,他会慢慢降落。你从他的视角——一颗尘埃的视角,观察着整个的运转,思考着的奥义。

  一时之间,我迷迷糊糊,毫无意识。逐渐地,从远方传来微弱的哀嚎,并且愈加清晰。和痛苦充满心间,我发疯般地挣扎着呼吸,试图高声喊叫。一瞬间,我又可以稍微自如地呼吸了。我感觉有什么在舔我的手,湿润的东西扫过我的脸颊。我听见急促的喘气声和哀嚎,就在我耳边,带着一丝熟悉感。我睁开了眼。

  过了一小会儿,我感觉身体好些了,便伸手去够火柴。盲目地摸索了一阵,终于找着并点燃了。就着火光,我困惑地四下环顾。周围全是古旧熟悉的东西。我地坐着,陷入疑惑之中,直到火柴的火焰烧到指尖。我将它扔掉,又疼又懊恼地叫出了声,却被自己的声音惊了一下。

  第二天早饭时,我随口问姐姐今天几号。答案了我的猜测。的的确确,我消失了(至少上)将近一天一夜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我瞬间感到又困惑。上一次看时间,我记得时针分针重叠在一起,内置机械照常运动的同时,指针却停滞不动,而且决不可能倒退回去。我很疲倦,决定不再思考这件事。正在此时,我倏地想到,现在应该是临近22日凌晨,过去二十四小时中的大部分时间里,我漂去了另外的时空,没有意识到在原来的世界时间已经过去将近一天。我认真地思索了一分钟,继而又开始。我依旧很饿。

  时间流逝。终于,我回到原来的世界之中,匆匆降落在地球昏暗却散发着神圣光泽的夜晚里。天上是熟悉的星座和一弯新月。离地面越来越近,一股昏暗之色席卷而来,我似乎落入黑雾之中。

  

惊悚

  《边界之屋》是一部包含元素的恐怖小说。在这部小说中,作者创造了一种包含科学元素的、更加真实的全新恐怖氛围。这部小说标志着恐怖小说开始偏离十九世纪哥特式的传统,对二十世纪的许多优秀恐怖小说家影响深远,最著名的有Clark Ashton Smith和H. P. Lovecraft。